公众号:
当前位置:地勘文化 > 地勘文学

“藏民”的虫草

发布时间:2017-05-08 16:23:14  作者:刘晓涛   来源: 本站原创   浏览次数:12

2017年5月6日,我、小李、小蒙和王师四人上山踏勘检查勘查区最北边的金异常,遇到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下了车,我们沿沟进山,走到目的地,已是中午十二点整了,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。我们商议,已到饭点,况且今天的踏勘面积不大,不用赶着干活,索性吃完中饭,一口气干完,岂不更好。于是,我们用了不到一刻钟时间,吃完了饭。

沿着沟,我们继续前行。这条沟东西走向,大约有一百多米宽,其南北两边皆是拔地而起的山脉。我们的工作地位于沟南。沿着沟,靠着沟南边的山,我们继续朝西走了约一百米,转而向南,沿着一条近南北向的沟谷向上慢爬。

正爬着,只听北边的山上有人大声咆哮。我们驻足回头循声看去,只见距离我们大约七八公里的北边山上有三个人,远远的看不清楚,也不知喊些什么,更不知是在喊我们。我们回头复又继续爬山。没走几步,只听咆哮声越来越大,亦越来越急。我又回头看,沟里和对面山上并没有牛羊,方知他们是喊我们的。我闻声望去,只见那三个人跑着下山,速度甚快,实乃汉民少有之速度。不一会,他们就下到了山底。

只见那三人兵分两路,一路两个,一路一个,沿着两条路线朝我们奔来。两个一路的沿着我们走过的路线,一个一路的沿着我们路线西边的山脊。我看明白了,两条路线呈包围状,显然是要堵截我们。我命项目其他三人停下,我们驻足原地等待。大约一刻钟,那三个人果然包围了我们。

只见他们着汉民服饰,每人脖子上都套着一个直径约莫五公分、高约莫十公分的圆柱状小盒,手里都拿着一把镰刀状的工具,似乎是用来挖虫草的。走在前面的一个并未掩面,后面两人都带着口罩。我赔笑看着他们,只见第一个面露怒色,另外两人由于掩面不能判断其表情,但观其眼神,亦露着凶光。只听见他们三人用藏语对话,我们一字不懂。但我们清楚,来者不善。

未戴口罩者语气怒道:“你们撒(啥)做的,我们大声喊,不知道挥个手,”说着他举起自己的右臂朝空中摆动着示意我们,“也不知道(给我们)打招呼就随便踏我们的草山,草山是不能踏的……”我闻他语含怒意,见他面目狰狞,眼神凶恶,挥舞着手,连忙解释:“我们是搞地质灾害调查的,看有没有泥石流、滑坡……”,话未说完,急忙示意小李让烟。他们并不接烟,继续怒道:“烟不抽。我们喊,你们招呼不打,害得我们从那么远的跑到这里,撒(啥)做的?”听着他们带着藏语味道还算流利的汉话,王师笑着解释道:“我们不知道你们叫我们,还以为你们叫帐篷里的人。”

僵持了二十多分钟。我们的解释他们大概听懂了,只是未敢轻易说出我们是找矿的。只见他们脸色稍微缓和了些。未戴口罩者又道:“再你们招呼不打踏我们的草山要出问题的,其他人看到也是这样。”我们都连忙赔笑回话解释。又道:“呀呀呀,你们走吧。”于是我给他们指明了我们要走的路线,继续前行。

我们走了不到二十米,只见那三人穷跟不舍,如同警察走在犯人身后、猫跟在耗子后面一般。我们走着,他们跟着;我们停下休息,他们也停下休息;我们继续走着,他们继续跟着;我们又停下休息,他们亦又停下休息。我觉得尴尬,就笑问他们挖了多少虫草。他们说还没挖到。我复又对他们说:“我们爬到山顶就沿着东边的山脊下山了。”说着我给他们指向东边的山脊。他们说:“呀呀呀,你们走吧。”就这样,他们尾随我们足足五百米。虽然只有五百米,却是一路上山。若按时间计算,尾随了快一个小时。一个小时里,我们在前,他们在后,我们走,他们走,我们歇,他们歇,一直跟着,一直盯着……

我们继续前行。正走着,忽然间,我明白了,他们是害怕我们挖虫草,挖“他们”的虫草…… 

友情链接:
版权所有  甘肃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矿产勘查院(甘肃遥感地质中心、甘肃地质灾害防治工程勘查设计院、甘肃省地质遗迹评估中心、甘肃省中心实验室)
陇ICP备09001908号    甘肃省地矿局第三地质矿产勘查院办公室制作及维护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兰工坪路121号    邮编:730050    邮箱:sankanyuan@sina.com
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  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    技术支持:兰州大方电子有限责任公司